数据共享.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他也不一定愿意帮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百四十一章 二世身,惨被甩锅
人们常说。
红颜一笑百媚生。
这圣人一笑……
当真有些难以言喻。
好在李敬早已不是昔日那个吴下阿蒙,而是一根“虚岁”好几万阅历丰富的老油条,家中另有玉怜这么一只美人狐。
如若不然,他真不一定能顶住。
面对祝晴,李敬也不似寻常人族会抱有绝对的敬意。
这其中可能是他并非寰宇大世界土著,也可能是拥有世界守望者的头衔。
原因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敢操作。
见证到那如诗如画与幽冥九重天的荒芜枯寂形成强烈对比的笑颜,李敬毫不犹豫掏出手机,对着祝晴“咔嚓咔嚓”两下。
祝晴见状微微一愣,皱眉出声。
“你这是作甚?”
“你笑起来那么好看,不留个纪念可惜了。”
李敬呲牙。
“……”
祝晴。
她觉得。
自己可能是被调戏了。
但纵观她堪称传奇的一生,从没遇到过类似的状况。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脸上还没由来地有些发烫。
李敬慢条斯理着收起手机,抬眼见祝晴神色不太对,稍许诧异。
此前他是真没想过。
现今看来。
高高在上的人道至圣似乎还挺纯的?
有道是看破不说破。
他一有妇之夫也不可能真去调戏一名圣人,万一人赖上他了咋办?
清了清嗓子,李敬出声。
“既然永恒神国来的东西早已造成影响,苍天也已消亡,你为什么还要找那件东西?难不成寰宇大世界还有除苍天以外来自神国的威胁?”
“是,也不是。”
祝晴回应,神色恢复自然。
“苍天是已死在伱手里不错,但那种存在不是那么容易就会彻底消亡的。他有第二条命,准确地说是二世身,关于此事民间其实有典故揭露。‘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其中提到的黄天即是苍天的二世身。”
说着,她继续讲述。
“黄天不是苍天,但两者有着紧密关联。这期间牵涉到苍天背离缔造自身的大道后自创的一种秘法,这秘法是一道保险,一旦苍天出现意外消亡黄天便会觉醒在同一个世界某处,接受苍天的传承与记忆并慢慢消化,最终再次蜕变成为苍天。”
听得祝晴如此叙述,李敬皱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这他自然熟悉。
然典故出处与祝晴说到的二世身没有任何关银屑病 血清注射联。
不过既然话是祝晴说出来的,恐怕是确有其事。
正尝试消化,祝晴道。
“单纯黄天的存在,就是这个人吗,其实无法对寰宇大世界构成多大的威胁,其接受苍天的传承与记忆完成蜕变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对未有损伤的天道意志而言,其也算不上是多大的威胁。但如今天道意志陷入沉睡,对大世界全境的监控能力减弱,难保其不会与永恒神国的进行联系来个里应外合。”
说罢,她又道。
“我尝试寻觅寰宇大世界中的神国物品便是希望可以把黄天找出来,解决这一隐患。此界人族昔日曾协助天道背刺苍天,如若天道遭到篡夺人族定然第一个倒霉,作为人道至圣我自当得避免这一情况发生。”
听过这些,李银屑病 氯喹敬嘶了声抬手揉揉眉心。
“事情我大概明白了,不过东西已被我扔进虚空没法再找回来,可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找到黄天?”
“难。”
祝晴回应,道。
“来自永恒神国的物品通常对应着幕后黑手,存在紧密联系。寰宇大世界这一件毫无疑问是出自苍天之手,东西在手上,我才有可能通过溯源秘法进行一定程度的追溯。现如今东西没了,想找到他难比登天,不过此事并非完全没有可行之法。”
说话间,她直勾勾地看过来。
“我们可以找逍遥子。”
“逍遥子?”
李敬愣神,跟侄子在一起的日子多好,脑海中浮现那个几乎被自己遗忘的邋遢老道,神色逐渐古怪。
“逍遥子的生机算卦之法确实有点东西,可他状态早已不在,你确定他能推算出黄天苟在什么地方?”
“确定。”
祝晴认真点头,道。
“小看谁都不要小看逍遥子,昔日他全盛时就算是人道至圣见了都得礼让三分。”
李敬闻言没做言语。
逍遥子很不简单,他当然知道。
不只是逍遥子昔日躲过了人道至圣祝晴的围追堵截。
那老东西揣着好多件旷古烁今的天宝藏在仙域各处,苍天之棺亦是其中之一。
事前不知苍天是来自永恒神国也就算了。
现如今知道了,李敬不难推断。
逍遥子埋藏天宝等待“有缘人”有自己的理由,银屑病序贯疗法示意图可能是为了布局针对永恒神国,也可能是用他自己的方法通过设计进行合理的“无害化处理”。
只不过他的布置可能在某个细节上出了问题,导致计划被打乱。
昔日苍天复苏在即以至于天地大道选定了应劫之人,便是计划被打乱的表现。
逍遥子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找上了他。
回味往日点滴,李敬抬眼。
“逍遥子究竟是什么人?他跟你的目的应该一致,为什么他要刻意躲着你?”
“我跟逍遥子目的谈不上一致。”
祝晴摇头,道。
“他的盘算相当深远,他所为的是一步一步培养出一个可以彻底改变永恒神国的强者,纠正欺天者们造成的神国乱象以绝后患。而我,仅只是为了此界人族无恙。”
李敬沉默。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
那看似邋遢的老道,目的竟是改变整个永恒神国。
这……
有可行性吗?
目光瞅瞅祝晴,李敬低语。
“他,是不是有些天真了?”
“于你我看来自然天真至极,然对他来说是他存活无数年以来始终放不下的执念。为此他放弃了太多太多本该拥有的东西,甚至是自身修行。”
祝晴回应,而后幽幽出声。
“他是个有故事也曾有过大建树的人,我等后辈不宜妄做评价。”
说着,她继续道。
“逍遥子具体是什么人,我也说不上详细。我只知道他是看不惯神国作为从那地方回来寰宇大世界的古老存在,经历过数次历史断层。他究竟是何等出身,恐怕就算是寰宇天道也不一定说得清。”
银屑病没得治“……”
李敬。
逍遥子很牛批,他知道。
但没想到牛批到银屑病司这种地步。
连寰宇天道都说不清他是何等出身。
那也就是说。
在他家天道大姐头“走马上任”之前,逍遥子便已去过永恒神国并回来。
暗暗为此震惊着,李敬道。
“按你那么说,现在想找黄天已只能寄期望于逍遥子,我们该怎么找到他?”
“他若是不愿意被找到,没人找的到他。且就算找到了,他也不一定愿意帮忙。”
祝晴回应说着,道。
“这事我无能为力,只能靠你了。”
???
李敬。
啥叫只能靠他了?
祝晴这是开摆了!?
讲道理。
他就一路过的。
要不得知黄天可能威胁到大世界,他根本不会多问。
正无力吐槽,祝晴轻笑。
“你是守望者,守护这方天地是你的责任。我原以为你没那么快可以成长起来,但事实证明我错了。该是你的责任,你应该承担起来不是吗?”
说着,银屑病的银屑很厚她继续道。
“你跟逍遥子有不解之缘,昔日苍天复苏一事他更是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目前来看,这世上能逼迫他就范的也只有你,你得想办法找到他。”
“……”
李敬。
从来都是他当甩手掌柜,甩锅给旁人。
眼前祝晴却是把一口天大的锅甩给了他。
这tm……
偏偏这事他还不得不正经对待。
且不说苟在暗处的黄天对寰宇大世界确实是个威胁。
苍天是被他亲手干死的,尚未完成蜕变的黄天必然对他怀恨在心,早晚会找他麻烦。
李敬当然是没所谓。
他是世界守望者。
在大道规则作用下,他可以轻易战胜任何被寰宇大世界认定为可能动摇秩序的威胁。
“原产地”是永恒神国的黄天毫无疑问会威胁到秩序。
丫要敢找他麻烦,他就敢杀第二次。
问题是事到如今他早已不是孤身一人,背后有个偌大的陈塘关。
头疼地扶了下脑壳,第一百五十三章 不要伤害它,李敬低语。
“逍遥子现今多半仍还是在仙域某处,我姑且让手底下的人尝试着找寻一下他的踪迹,等上三界的事情办完我再亲自回去找寻。”
“嗯。”
祝晴点头,道。
“此事不用着急,时间还有的是,不过能尽早解决还是尽早解决的好。”
说着,她站起身来。
“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你我也该就此别过了。”

李敬打出一个问号。
“不是,你突然给我带来那么大一个麻烦,这就要走了?不帮着处理一下?”
“我是圣人,又不是守望者,这是你的职责不是?”
祝晴歪头,神色俏皮。
“……”
李敬。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想打人。
但他显然干不过祝晴。
眼见某人一副比吃了粑粑还难受的表情,祝晴掩嘴一笑,道。
“行了,不说笑。涉及人族安危,该帮你的我自然是会帮你。但我跟着你起不到任何作用,顶天只能作为一个花瓶。给我点时间,日后我带个惊喜给你。”
惊喜?
李敬皱眉。
说实话,他不怎么喜欢惊喜。
祝晴却是不管那么多,脚下一动选择离开。
到底是人道至圣。
以李敬如今天尊级的修为愣是没看明白她是怎么走的。
空间没有丝毫异动,祝晴却就那么消失了……
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李敬牵动心念吩咐正在小乾坤界里的叶飘然去要鬼伢安排找人,而后挥手撕裂空间步入其中。
下一秒。
他出现在五重天天龙寺所在。
接着。
他惊讶地发现天龙寺居然在短短数月时间里已银屑病可以染发烫发吗贴吧完成初步重建。
几乎没有经过大脑思考,李敬抬手就是一巴掌。
“轰!”
天龙寺又一次平了……
顿时李敬神清气爽。
这一次,他没有多做逗留,留下被一巴掌扇闷了天龙寺所属径直离开。
……
孤身行事,李敬赶路效率高了不知道有多少。
毕竟有叶飘然跟韩悠然在,他没法放开手脚御银屑病怎么搓澡空而行,二人承受不住他的全力。
此外对上三界他也有不少需要了银屑病喝酒注意事项和禁忌解的向两女咨询,时不时还有疑问需要得到解答,没法在路上把两人收入到小乾坤界里去。
眼下他却是不想继续在上三界浪费更多的时间。
黄天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他的心眼上。
得不到解决,他无法心安。
撇开这些。
仅半日的时间,李敬便横跨了大半个五重天,来到了通往四重天的小天地通道。
未有浪费时间在通行上,他启用无声魅影蒙蔽所有人的感知径直通过进入小天地。
到了四重天,李敬选择直接横跨整个天域。
四重天油水肯定是有的。
但失去了自由之城,这重天域根本是一盘散沙。
连个明确的话事人都没有,混乱了已经有无数个年头。
未有遭到其他天域插手,纯粹是因为银屑病泡澡痒各个天域之间存在互相制衡的关系,除非达成默契其他天域不会坐视旁人插手。
四重天本身又因为体系众多状况极其复杂,寻常难以真正插手进来,各处天域都办不到悄无声息地进行插手,唯有按兵不动。
谁先插手,必然遭遇群起而讨。
届时保不准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结果,四重天这一块蛋糕被其他天域找借口分了。
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之下,四重天可谓“高枕无忧”。
这也导致了李敬想打个秋风却不知道具体该找谁的结果。
四重天直接略过。
两天后李敬进入到了三重天。
(本章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数据共享.com  

GMT+8, 2024-7-16 04:28 , Processed in 0.25681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